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ID叶回/二圈

鼠猫||让专业不对口的来.12.

是的这章还是甜。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10

chapter11          一个小番外

--------------------------------------------------------

其实展昭早就想过有这一天,或者说他们来得恰到好处,稍微有些遗憾的是没能等到去医院之后。

 

展昭跟着上了军部的飞行器,白玉堂正打算跟上去,被庞煜伸手拦住,往另一架飞行器一指:“白玉堂,你去后面的。”

 

“我要是不呢?”白玉堂实在不耐烦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没事,你去吧。”展昭回头看了一眼,直接上去了。

 

“啧。”白玉堂万分不情愿转身,“管好你的人。”

 

庞煜一愣,接着笑出了声:“白玉堂啊,你家展队长看起来并不是很想和你待一块儿呢。”

 

白玉堂头都懒得回,展昭那个眼神让他意识到了什么模糊的东西,他这才想起来,在此之前,那只猫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别人挡在身后,一个人扛下所有非难。

 

那时候他还跟着哥哥们的陷空岛号四处接任务,展昭接下成立这样一个编外作战队伍的职责,首个站出来反对的就是以庞煜为首的内阁保守派,展昭哨兵信息素不明显,精神体又不为人所知,甚至才刚进军部不过两年,即使他能力卓绝,反对的人总能找到种种理由,他算是顶着压力走过来的。带队这些年也是越来越护短,好在队员们都很听话,也是打心眼里敬佩他,那些非议他照单全收笑而待之,但要是有人找小崽子们的麻烦,他能打到你跪着喊爸爸。

 

最好笑的是,那些反对者们见流言蜚语人家不在乎,上去找茬马上被群殴回来,哭天抢地去陛下那里告状还不乐意管,想出了个恶心的迂回政策,摸清了展昭的性子就见天儿凑上去给展昭介绍向导,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看着一堆爷爷奶奶大妈大婶和颜悦色来找他,也不好赶人,那几天他脸都笑僵了,说不想找向导,都拿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他,“哨兵哪有不想找向导的?展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心理的还是身体的?”,一连串问题下来他连话都不敢回了,只想快点把人打发走,那群小崽子还在一边笑,简直毫无人性可言。直到有一回大家公费旅游,那群人直接把一个结合热期的向导塞到他房间里,这才忍无可忍,看着小向导头都要烧穿了又过意不去,他倒是想救他,可这要怎么搞?两个向导搞同性恋吗?大晚上把公孙策喊起来给人打平衡剂,由于迟了几十分钟折腾了半天结合热才消下去。

 

“那群老不死的没能把那群娇滴滴的小向导们送上陛下的床,就送上你的床了吗?”被吵醒的公孙策心情down到开始无差别攻击,完全忘了他们俩也是向导。

 

“他们不是还别称‘帝国专业拉皮条’吗?”展昭苦笑,“军部哪里有高级单身哨兵哪里就有他们。”

 

“那你有些惨。”公孙策唏嘘,“高级哨兵本来就不多,你还首当其冲,真是委屈你了。”

 

队里的人跟白玉堂说起这些事的时候还跟他吐槽他们展队长哪儿都好,就是性冷淡,搞得他们也不好意思找向导,要单一起单,白玉堂坐在树荫底下看训练场上教小朋友们搏击术的队长,隔得老远都能看清他顺着发梢飞扬出去汗水的弧度,突然觉得单身也挺好的。

 

反正他打自己脸也打习惯了。

 

飞行器并没有往军部去,而是直接飞到了内阁的议事大厅,赵祯还是老样子,坐在首位上笑眯眯看着大家,军部的高层和内阁议事长们分坐两边围成一个圆弧,大法官在对面一脸严肃,展昭单独一个席位,白玉堂则被带到了旁听席上,整个过程中他没能和展昭说上一句话。

 

“正主来了,你们开问啊,别傻坐着不说话。”沉默了半天赵祯发话。

 

正等皇帝发话的众人一脸一言难尽。

 

“你别紧张,他们就问几个问题。”赵祯笑着看向展昭。

 

平素和这位年轻的皇帝并没有多少来往,展昭不好判断他这是真话还是暗藏玄机,点了点头示意准备好了。

 

一旁的白玉堂眼睛一眯。

 

“咳咳。”大法官清了清嗓子,“审讯开始。”

 

“展昭,你是否承认向导身份?”

 

“是。”

 

“那么,你是以什么手段伪装成哨兵混进军部?”

 

“请您注意措辞,我并不是像您所说的‘混进’军部。”展昭不能把公孙策也牵扯进来,幸而研究并没有公布出去,虽然他不知道公孙策为什么要研究转换药剂,他对这种向导擅长的东西也不是很了解。

 

“那么你是如何伪装成哨兵的?”

 

“无可奉告。”

 

“我有权向你提出任何问题!”

 

“我也有权不回答。”

 

“你——”这名议事长看向法官,“对方如此不配合,接下来无法展开!”

 

法官慢悠悠说:“按照帝国法,他确实有权利不回答,甚至可以全程保持沉默。”

 

“行了行了,你这么纠结人家怎么变成哨兵的干什么?难道你想自己用吗?”赵祯摆手,“下一个。”

 

展昭皱眉,他说“用”?他怎么知道让他显现哨兵体征的东西是拿来用的?

 

赵祯见展昭看他,朝他眨了眨眼,一直盯着这边的白玉堂看见简直想冲上去揍人。

 

“你和队中的白玉堂做了精神标记,那么他是否早就知情?是否帮助你隐瞒事实?还是说你开始就是他的向导,其实是他曾经所在的雇佣兵团有所图谋?”这位议事长越说越激动,简直要以为自己脑补的都是事实。

 

不得不说他脑洞真的大。

 

“不知情。”白玉堂闻言望向展昭。

 

“他并不是我的专属哨兵,精神标记只是暂时的,我很感谢这位哨兵对我的帮助。”展昭故作轻松,他实在不愿意把任何人扯进来了,两人之前做的约定他也并不想让现在就让别人知道。

 

白玉堂简直气得背过气去,无暇往深了去想展昭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个人的脑电波头一回不在一个频率上。这要是他一开始没跟着来,鬼知道这猫还能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用完了就不认账简直不配做五讲四美好青年。

 

他气展昭想一个人背下可能的指控,也气他想和自己撇清关系,就算是假装的也不行,居然还在那儿装模作样地道谢,前天把他嘴巴咬破的是谁?哨兵的占有欲冒出了头就一发不可收拾,他甚至想把人拎回去操到听话为止,虽然想都不用想肯定会被揍回去。

 

“展昭!”完全不顾旁听席不能发言的规则,白玉堂站起来冲着他喊,“老子什么时候不是你的专属哨兵了?”

 

“.…..”展昭无奈,大家全愣住了心想这又是什么展开?行吧全被他一句话给破坏了,他只好接一句:“明明前天才是。”

 

“反正我觉得早就是了,不接受反驳。”两人突然明撕暗秀。

 

“.…..好吧。”

 

“展昭,你记住,你不需要顾虑我。”白玉堂很认真看着他说,“你只需要站在我身边就好。”

 

众人顿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好端端的审讯突然变成吃狗粮现场。

 

眼看着场面有些失控,另一位女性议事长适时发问,语气听起来倒是比上一位温和很多:“那么,你进军部的目的是什么?作为S级向导,你同样可以取得不小的成就和职位,为什么一定要是哨兵呢?”

 

“因为……”展昭苦笑一声,“我需要军衔和权限。”

 

“军衔和权限?”众人都不明所以。

 

没等她继续发问,展昭接着说道:“我父母的档案封存在军部S类里,我目前并没有权限可以查看。”

 

“你只需知道,你的父母绝对是帝国最优秀的军人和研究员。”包拯对他轻轻摇了摇头说。

 

“他们当然是。”展昭放在桌子下的手握紧了拳头,“但他们也需要真相,才能魂归故里。”

 

包拯叹了口气,他早知道这个孩子过于执拗,即使他有查看档案的权利甚至知道真相,他也没有跟展昭透露过分毫,只是因为不想让他对信仰产生丝毫的怀疑。

 

“逝者为尊,我说过了,展昭不会做出任何有损国家的事情。”包拯对众人说,“他父亲功勋卓著,众目所见。”

 

“这一点我是坚信不疑的。”赵祯附和,“怎么你们成天盼着帝国出叛徒吗?”

 

众人纷纷矢口否认表起忠心。

 

“那不就得了,整天给我找事。”赵祯对着这群议事长讲起话来也是很不客气。

 

庞吉那群人原本就没指望明显偏向军部的赵祯会给他们任何帮助,只想争取一下在审讯过程中将话题导向对觉醒人类的过度放权问题上,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想到这还没等他们提出来就变相被一棍子打死了。

 

然而接下来还有更过分的。

 

“你们平时不是只想着撮合单身哨兵向导吗?”赵祯笑得古怪,“这双S级哨兵向导喜结连理你们是不是很开心?”

 

展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这事儿也是定下来了对吧?”赵祯问白玉堂,他茫然点头。

 

“反正大法官在这儿,平时请都请不到,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登记了,那边哨向登记局的,回去记得把他俩信息导进去。”赵祯自作主张很是开心,平时被催惯了,今天自己撮合起人来才发现真的好玩,“你们都带现金了没有?没带的找展队长要个账户,份子钱都要给啊!”

 

说完走到展昭面前掏出一把现金塞到他怀里:“身上就这么多,之后再给你们补上,讨个吉祥讨个吉祥。”

 

陛下都发话了,他们也不能干坐着,纷纷离了座走过去,手里拿着一沓沓纸钞,还有举着通讯器找展昭要账户的。

 

百年好合比翼双飞天作之合说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说早生贵子的,展昭也不知道那人觉得他和白玉堂谁像是能生养的那个。

 

一圈人围下来,展昭人还站在那儿,手里多了一堆现金,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些人情以后是不是还要还的啊!

 

忽然肩膀上一沉,白玉堂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他旁边,笑着说:“太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了。”

 

“那你拿着吧。”展昭把钱往他怀里一塞,拍了拍手走下去。

 

其实刚刚赵祯过来的时候,还跟他说了句话。

 

 

“我们都是一样的,你想知道的真相,我一定会告诉你。”

 

(我也想大家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塞钱)

评论(4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