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考研女孩离线追星,我玩儿一阵子就回来...

ID叶回/二圈

鼠猫‖让专业不对口的来.7.

天哪今天怎么这么困,打着字就睡着了

-----------------------------------------------------



最后一天假的下午他们就离开了陷空岛,三人到达军部的时候只能零星看到些巡逻的哨兵,路上也没什么人,比平时要冷清很多。

“这些小崽子们怕是还在外面浪。”白玉堂啧啧两声。

一进大门公孙策就往实验室去了,三人道了别之后展昭和白玉堂一起回公寓,一路无话。

进电梯下电梯走到各自的门口,两人跟点了哑穴一样谁也不开口,又好像在跟对方较着劲儿。白玉堂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展昭觉得这是好事,自己也省的许多解释的麻烦,然而看到他若无其事(装的)的样子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白玉堂第二天也没找着那个偷溜进房间的小妖精,俩人还很有可能发生了点什么,向导的信息素味道虽淡,可是却非常熟悉,就像——就像,他实在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闻到过。

白玉堂都开了门一只脚跨进去了展昭突然开口:“玉堂......”

白玉堂转过身:“什么?”

卧槽,他不会是发现我觊觎他了吧,完了完了完了......

“算了。”展昭笑了笑,“没什么,明天见。”

“哎哎你先别进去!”白玉堂突然阻止。

“嗯?”

“你过来一下。”白玉堂一手招呼他过去,一手飞快在门的屏幕上按了几下。

“叫一声我的名字。”

展昭疑惑皱眉,但还是叫了声:“玉堂。”

白玉堂又在门上按了几下:“好了。”

“你做什么?”

“我把你的声音录入进去,以后来找我,叫两声我的名字,门就会开了。”

“......”展昭愣了一下,迟疑道,“你是不是,懒得过来给我开门啊?”

“哈?说你什么好......”白玉堂翻了个大白眼,气不过弹了他个脑瓜崩儿,“行吧你说是就是吧。”

偏偏又不舍得下手太重,最后只把他额前的刘海掀开了一道缝,指甲盖磕在额头上失了力道多了暧昧。

“你就不怕我趁你不在跑过去把你洗劫一空?”展昭笑道。

“行,把我洗劫一空吧。”白玉堂摊手做了个大猩猩脸。最好把人也劫走。

展昭笑得靠在了门上。

“行了我先进去了,明天见吧。”白玉堂背对着他摆了摆手,反手把门关上了。

展昭站在原地默了半晌,走过去摸了摸暗下来的屏幕。

“不要做让人误会的事啊。”

白玉堂还靠在门的另一边自怜自艾着,好巧不巧听到了这句小而清晰的半无奈半抱怨,一瞬间仿佛看到千年的铁树不但开了花还成了精修成人形,穿着草裙在他面前翩翩起舞。

我没糊!我还有戏!

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并不能给他俩的关系任何更进一步的助益,却格外的鼓舞人心,聪明的人甚至能从里头看出多么光明的未来。白玉堂又刚好是那种我想做的事天王老子也拦不住的型,也不去考虑什么哨兵的问题,只想着人泡到了一切都好说,不是什么大事。



这世上所有的巧合都爱在一起发生,就好比你很久前惊鸿一面的人,很久后你发现他就住在你对门。

展昭刚进门,手腕上的通讯器就响了起来,是小分队的张龙。

刚接通他就迫不及待地吼道:“头儿不好了!赵虎和别人打起来了!”

“你快拦住他!”展昭赶忙拿起刚脱的外套,“你们在哪?我马上到!”

“爱来不来!”张龙继续吼。

“......”展昭开门的手僵硬了,“你确定?”

“我确定我们就在爱来不来头儿你快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话清楚点好吗。

“玉堂!玉堂!”门开了他也没有管,又用更高的分贝喊了一声玉堂


“干什么干什么这是?”白玉堂忙走出来,“整栋楼的鬼都听见了。”

“赵虎现在指不定把谁按在地上揍。”展昭扯了白玉堂的手腕就走,“我们快过去!”

按着张龙传过来的定位很快找到那家酒吧,飞行器刚停稳展昭就跳了下去,进去发现里面围了一圈人,属猫的都逮着空子钻白玉堂愣是没跟上,拨开人群的时候赵虎已经被展昭扯出去了,被打的另一方见情况不对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跑,刚好撞上了白玉堂,被一把揪住衣领大力按在了吧台上。那人也是可怜,之前被一波操作揍得鼻青脸肿本以为能趁着乱逃走,被抓回来不说还被人按在吧台上摩擦,真是流年不利到姥姥家了。

“怎么回事?”展昭问。

“头儿!这王八羔子——”

“行了。”展昭拍了一下赵虎后脑勺,“王朝你说。”

“头儿,这人涉嫌诱奸。” 王朝指着被白玉堂按着动弹不得的人说。

“谁诱奸了!你血口喷人!”那人闻言挣扎着反驳。

“这是我们在洗手间里听到的。”王朝在通讯器弹出来的光幕上点了两下——

“知道了知道了......能出什么差错?那小姑娘真挺不错的,还有些可惜了,行行行把她弄晕了我就送过去,上面的人在哪呢?啊不好意思,我不多嘴,不多嘴了。”

录音到这儿就戛然而止了。

“跟我们走一趟吧。”展昭示意王朝他们把人拷了带走。

“哎——不是,我说你们凭什么啊?!”

“闭嘴吧你。”张龙上去踢了他一脚。

赔偿了酒吧损失之后,一行人押着那人出了爱来不来的大门。

“猫儿......”白玉堂脚步顿了一下,“我觉得,有人在盯着这边。”

“在哪?”展昭压低声音。

“五点钟方向......大概一千五百米外。”白玉堂集中精神。

“不太对劲......”展昭皱眉。

“猫儿!”白玉堂刚想说话,被拷着的诱奸未遂犯后脑勺突然迸开了,整个头盖骨被掀了下来,鲜红的血和乳白的脑浆溅了旁边的王朝马汉一脸,可以说是一发入魂了。

“我......靠靠靠!”马汉一抹脸,“怎么回事他不就是个小流氓吗?!这还要灭口???”

白玉堂转身就想去追,被展昭一把抓住。

“别追了,我们去一趟警察局。”

将其他四个人赶回军部,展昭和白玉堂把脑袋炸成一朵烟花的尸体打了个包直奔警察局。

局长是丁家双胞胎的大哥丁兆兰,和白玉堂还是小时候的邻居,为人公子心性却偏偏要当国家公务员,门槛也是很低了。

“这么久不见不说请吃饭吧,你还给我送个死人?见面礼也不是这么乱搞的吧。”丁兆兰看了眼尸体对白玉堂嫌弃地撇了撇嘴,又看到旁边的展昭,眼睛一亮,“哟这你新相好?”

“什么新的旧的我没有那种东西,这是我们队长。”
白玉堂拉过展昭。

“你就是展昭啊。”丁兆兰恍然大悟,朝展昭伸手,“你好我是丁兆兰。”

“丁局长。”展昭伸出手虚握了一下,“您认识我吗?”

“我妹子丁月华,天天跟我提展队长啊展队长。”丁兆兰笑,“未曾相识,胜似相识。”

“谁爱跟你胜似。”白玉堂不屑一顾。

“没礼貌。”展昭胳膊肘碰了一下白玉堂批评他(十分严肃)。

丁局长仿佛听见自己妹子灯被灭的声音。




“最近比较多的案子......”丁兆兰想了想,“还真有,我去给你们调资料。”

“这阵子经常有人失踪。其实本来也发现不了,集中在地下酒吧啊夜店啊那些陪酒或者援交女性,失踪了一个两个人他们是不会来报案的,但次数多了其他人人心惶惶不愿意上班,他们生意受到不少影响。可是监控居然提供不了任何线索,也没有目击证人,我们一直在留意这事儿,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

丁兆兰边说边把失踪女性的照片给他们看。

“这都没什么相同点啊。”白玉堂指了指照片,“犯人是个收集癖吗?收集陪酒小姐?”

展昭摇了摇头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对了猫儿。”白玉堂戳展昭,“我们今天不是有一个差点被拐走的吗,你记不记得她长什么样?”

“记得。”展昭眼神一亮,“大概一六五,酒红长卷发,皮肤白皙,眉心靠左有一颗痣。”

哪个让你记这么清楚哦?

“遭了。”白玉堂展昭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快走。”

刚走到门口,一个冒冒失失小警察闯进来了,赶趟儿撞在展昭身上,文件撒了一地。

“什么事啊着急忙慌的?”丁兆兰问。

“刚刚又失踪了一个!”他调出照片给三人看。

酒红长卷发,白,眉心靠左有一颗痣。

长得倒是还挺漂亮的。



(我是不是好久没更了......大家粽子节快乐呀  比心
   
    另外加勒比海盗小麻雀真是太可爱了)




评论(2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