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考研女孩离线追星,我玩儿一阵子就回来...

ID叶回/二圈

鼠猫‖一个摄影师的自我修养

*520好呀!只想发个现实向狗粮!
*食用愉快(๑•̀ㅂ•́)و✧

——————————————————————————————

“回来了?快去洗手,我再炒个虾仁。”白玉堂听到关门的声音,在厨房招呼道。

展昭换了鞋径直走到厨房门口,倚着门框看着白玉堂往锅里倒料酒。俊美的侧脸氤氲在锅里腾起的蒸汽里,漂亮的手握着锅铲像拿着个艺术品,腰间还围着当初两人开玩笑非要买的小黄鸭围裙,场面异常和谐。

“好香。”展昭把领带解开,脱了外套一起扔在了沙发上,返回去继续靠着门框看白玉堂。

“不是让你去洗手吗?”白玉堂把虾仁盛到盘子里,转头瞟了他一眼,“手里藏着什么?”

展昭把背在身后的左手伸出来——手里拿着一枝红玫瑰。

白玉堂一愣,解下围裙一手端着盘子走到展昭跟前,低头凑近他笑道:“干什么这是?撩我吗?”

“是啊。”展昭笑了笑,抬起手用花蹭了一下白玉堂的鼻子。那花开得夺目,浓艳的红色衬着面前人白净的面皮,简直好看到让人脸红,就算展昭瞧了这人多少年了,此时也眯起了眼睛。

白玉堂夹了个虾仁示意展昭张嘴。

“我今天走在街上被一卖花的小姑娘拦下来了,非要我买一枝送女朋友——哎这个好吃。”他嚼着虾仁跟在白玉堂身后出了厨房,“我说我没有女朋友怎么办。”

“然后呢?”白玉堂把筷子递过去,撑着脸看他。

展昭笑着回答:“她说'送男朋友也行啊'。然后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买了一枝。”

白玉堂乐了:“怎么就勉为其难了,明明是心花怒放。像我这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了架养得了家天天宠着你又浪漫又专情的好老公,打着灯笼也找不出来第二个。”

“是啊是啊我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展昭顺着他捧自己。

“语气敷衍,重来重来。”白玉堂不依不饶。

“我太幸运了。”展昭盯着白玉堂的眼睛认真说。

白玉堂又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夹菜塞到展昭嘴里:“你又撩我。”


其实白玉堂也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他从没告诉过展昭自己对他算得上是一见钟情。他拍过很多人,大笑的大哭的,好看的不好看的,异国街边乞讨的小孩子,端着豁口的碗请他喝水的乡民,身材曼妙面无表情的模特,还有熙熙攘攘的路口充斥的人群。他们有血有肉,也千人一面,照片离开他的相机,被装进相框里或者登到杂志上之后就与他无关,唯一的联系只有右下角一行黑色宋体的小字“白玉堂/摄”。

他头一回想把一张照片珍藏。

当时一场雨刚过,水墨色的天空预示着下一场雨即将来临,雨雾朦胧的倒是很适合这青石古镇。白玉堂出门采风,随心所欲地走走停停,阴差阳错就来了这个并不被人熟知的小镇。

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他端着相机一路上拍了些风景,镜头一转见前面石桥上似乎站了个人,背影挺拔清瘦。他朝着石桥走去,越近越觉得这人一定长得好看,以“知名摄影师”的职业素养做担保。

到了桥下,他只看清了那人的侧脸,由于是仰视的角度,他眉眼都隐藏在阴影里,鼻梁高挺,下颌线恰到好处聚拢成一个圆润弧度,看着看着白玉堂职业病就上来了,可能是他视线太过直白,举起相机按下快门前一刻那人突然转身看向他,镜头强留下了一张面窄鼻高的清润的脸。

那张照片后来被他洗出来夹在了钱包里,其实那张脸上的表情是有些傻的,不过情有可原,任谁被偷拍也没有办法迅速反应摆好表情。之后也拍了很多张,他却始终不舍得从钱包里面抽出来换张新的。

虽然经常干偷拍别人这种事,被发现了还是要上去解释一下。白玉堂忙低头看了看效果,几步跨上桥轻车熟路说:“你好我是白玉堂,搞摄影的。我最近合作的杂志准备做一组人像集,所以我想请问能不能保留这张照片,当然如果您不愿意我也可以删掉。”
说完伸出右手朝他微笑。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伸出手和他虚握了一下说:“展昭。”

展昭?这名字有些熟悉。

“是《七五周刊》吗?我没有听说最近要出人像集啊。”
展昭问到。

“哦这是新出的一个策划,读者们还不知道。”白玉堂回答。不过他怎么知道是这本杂志?

“可是......”展昭有些为难,“我就是这本杂志的主编啊。”

尴尬凝固在脸上。

随即一滴雨打在了白玉堂额头上,来不及解释的白玉堂拉起展昭就跑到巷子里人家屋檐下躲雨,淋湿了头发的两个人挤在窄小的屋檐下,他们都很高,只能肩抵在一起,展昭的头发擦在白玉堂的脖子上,发梢的水珠沿着锁骨滑进了他领口里,展昭抬起头看了白玉堂一会,突然就笑了。

“很高兴认识你。”

屋檐下一窝新燕轻声呢喃,混着雨点打在瓦片上的清脆响声,时而有撑着伞的行人路过打量他们几眼又匆匆离去。

这雨下得缠绵。

展昭问能不能看看他拍的照片,于是两个人就开始欣赏起了相机里存的没修过的原始图片,有很多风景,更多的是人,白玉堂给他讲那些人的故事,展昭就安静地听着。雨停了,照片没有看完,故事也没有听完。

好在相遇了的两个人有的是时间。

之后《七五周刊》还真的出了一本人像集,里面有各种人们以及各种人们的故事,书整体温柔得不太符合杂志一贯的风格,却意外地符合某个人。

可喜可贺,英俊的摄影师成功泡到了同样英俊的主编,两个人共结连理,稳稳当当顺顺利利过了好些年。

展昭也没有告诉过白玉堂,他走向石桥的时候就已经被他发现了,被视奸了那么久他有些不自在,更没想到对方直接就举起相机来了。不习惯镜头的主编先生转过身想阻止他,却反过来被他过于出色的脸阻止了。

展昭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不是颜控。但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被白玉堂不知不觉中讨到了不少便宜,最后甚至连人带心一起搭进去了。白玉堂那张脸,太具有欺骗性,展昭甘拜下风。

总结起来,这是一场谁都不吃亏反而双方都乐在其中的你来我往。
马丁·帕尔说过,“当你拍摄他人的时候,越靠近越好”,即使没有听过这句话,白玉堂自己也会这么做的,并且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把这距离缩小再缩小并且到零到负。

事实也证明了那位著名摄影师的另一句名言:对于偷拍,只要你锲而不舍,幸运女神总会降临的。


“我都不知道5月20号还演变成一个节日了。”
展昭靠着沙发背说。

“520我爱你,多适合表白啊,情侣们趁着这天虐狗,商家们趁着这天圈钱,各取所需何乐不为呢?”白玉堂摆弄着玫瑰花。

“那要是对方拒绝了岂不是很尴尬。”展昭拿着遥控器换台。

“我也不知道啊,”白玉堂笑着看过去,“毕竟我当初表白对方可是马上就答应了。”

“......”展昭有些挂不住,“那是被你吓的。”

“被我吓得说'好'?”白玉堂伸手捏了下展昭的肩,“死猫嘴硬。”

“哪有你这么聊天的。”展昭拍掉他的手,“朋友,天都被你聊死了。”

“那干脆别聊了。”白玉堂抢过遥控器扔到沙发角落里。

“今日阴历四月廿五,宜嫁娶。”



评论(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