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ID叶回/二圈

鼠猫‖让专业不对口的来.2.


        两人虽是门对门的关系,但是白玉堂从没碰见过展昭,这几天军部不太忙,可寻常的演习和训练也没见过他就有些奇怪了。
       
        不过那人好像是夜猫子型的?

        能得出这结论还得多亏了哨兵强大的五感,有天晚上白玉堂回去的晚了,刚关上门就听见对门出门的动静。之后几天他都会留意一下,发现展昭总是晚上出门,昼伏夜出鬼鬼祟祟,难道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次数多了他不免有些按捺不住,再次听到门响的声音后他在房间里转了两圈,忍不住跟着出了门,走到电梯却没发现在运行 。

        去哪了?

        五楼往上只有天台,但那地方很少有人上去,楼梯扶手上都积了几层灰了,展昭跑那儿去干嘛?

        白玉堂嫌弃地顺着楼梯上到了顶楼,通往天台的门看上去年久失修但并没有锁,似乎是被人打开过。“这地方还真有人来?”他诧异地想。

        白玉堂推开门的那一刻,展昭刚好回过头——
他到现在才察觉出哨兵的气息。而白玉堂看到的则是神出鬼没的对门有些错愕的表情,远处夜幕低垂,遥远的星座闪着新生或寂灭的光,一只通体火红的漂亮大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后扇着翅膀停在了展昭的肩上,居高临下打量着这个不请自来的闯入者——神情居然还很倨傲。

        白玉堂戏谑地吹了声口哨:“哟,大半夜出来遛鸟?”

        展昭愣了一下,不可置信道:“你看得到?”

        白玉堂无奈:“得,您到现在还不知道对面住着个哨兵呢?我又不是普通人,当然看得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展昭欲言又止,“算了......”

        “可是我感受不到你哨兵的气息,你的级别并不比我高,但你闻起来就像个普通人。”白玉堂挑了挑眉,“还有你的精神体很有意思,像你等级这么高的哨兵一般都是凶猛的哺乳动物,你的这只......这是朱雀吗?”

        展昭有些无奈: “它确实很凶猛。”

        他话音刚落白玉堂手就伸过去了,展昭还没来得及提醒他小心这只坏脾气鸟逮着人就啄,白玉堂的手已经稳稳停在了它的头顶上。

        两个人对脸惊讶。

        “手感不错啊。”白玉堂想,这人实在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古怪。

        看得到就算了,居然还摸得到?讲道理展昭有些懵逼,脾气差又臭美如它,按理说都不会让别人近它的身,更别说“低贱的人类”的手还在它头上摸来摸去了。

        “它叫什么名字?”白玉堂问。

        “小红。”展昭继续无奈。

        “?”白玉堂以为自己听到了假的名字,“我说大名啊大名朋友。”

        “我又不是闲的慌还给它取个小名。”展昭动了下肩膀让它站得稳一些,“它自己非要叫小红。”

        白玉堂愣了一下,搭着展昭另一边肩膀就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我说夜猫儿啊这真不是我没礼貌哈哈哈哈,你说这跟一面瘫帅哥闪亮登场后说自己叫铁柱有什么区别?”

        然而铁柱又做错了什么呢?

        小红听了很是不高兴,使劲儿扇了扇翅膀糊了白玉堂一脸羽毛。

        “你快别笑了待会儿它得追着你打。”展昭推了推白玉堂,“还有我叫展昭。”

        “好好好展小猫哈哈哈哈。”

        这人长得冷艳,性格倒有些无赖,展昭无fuck说。

        展小猫你的语文怕是隔壁老王教的哦?

        小红似乎还没有待够,继续扇着翅膀飞来飞去,两人只好在天台并排站着,从帝国的军事经济现状聊到古中国的诗词歌赋,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某天偶然在异国他乡相遇,撑着桥上的栏杆就开始聊得毫无章法。

        之后两人也并没有因此熟络起来,不过再怎么说都在心里给对方多了个位置,先前的评价也做不得数了。

        不过展昭搞不懂的是,为什么只有白玉堂能看见自己的精神体。




        等身体状况差不多稳定下来,展昭的假也快到期了,只需要去公孙那里最后再做一遍检查。他收集好自己身体反应数据准备去公孙的实验室,一开门就看到白玉堂站在自己门口——

        “真巧啊,我刚准备敲门。”白玉堂笑了。

        “找我有事?”

        “没事,想问问你要不要出去走走,你成天在房间里不闷啊?”白玉堂嫌弃脸。

        “今天恐怕不行,我要去找公孙一趟。”展昭摇了摇头。

        “公孙策吗?那我和你一起去呗,早就想见见了。”

        “......”展昭犹豫了一下,“那好吧。”

        白玉堂弯了弯眼睛,跟着展昭进了电梯。

       
        到实验室门口的时候展昭提醒白玉堂道:“公孙先生......脾气不是很好,你到时候记得——”

        “说谁脾气不好?”话还没说完呢,实验室的门就开了,戴着银边眼镜斯文清瘦的青年斜睨了展昭一眼,看到他身后的白玉堂眼神一亮,“这你相好?”

        还没等展昭开口,白玉堂一手搭在了他肩膀上说:“公孙先生,大嫂让我问你好。”

        “你大嫂是?”

        “闵秀秀。”

        “那你一定是白玉堂了。”公孙策示意他们进去,“我师姐怎么样了?”在向导学院的时候两人一起做过研究课题还合写了论文,后来他继续读博,闵秀秀据说遇到了真爱火速结婚,两人也很久没有联系了。

        “她过得很好,我还有了个小侄女儿,有时间的话带你们去陷空岛看看。”

        “那太好了。”公孙策让展昭把数据传给他,对白玉堂说,“展昭先借我一会,有什么需要跟隔壁的助手讲就行了。”

        白玉堂点了点头,浏览起了旁边架子上的书籍。

   

        公孙策点开光屏仔细看了一遍展昭的身体数据,点了点头说:“适应得挺好,过了反应期信息素应该就可以稳定了,身体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特别的感觉倒是没有。”展昭想了想,“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白玉堂可以看到我的精神体?”

        “你说什么?”公孙策有些惊讶,“他真的看得到?”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展昭有些紧张。

        “不妥倒是没有,但是......”公孙策欲言又止,“算了,你注意点别被他发现就行了。”

        “好。”

        交代了展昭一些要注意的地方,又向白玉堂问了一下闵秀秀和她家人的近况,公孙策遍便着两人回去,重新把自己关进了实验室里。

        实验室里温度有些低,公孙策外面就披了件白大褂也不觉得冷,他晃了晃手里的试管,叹了一口气后走到书架旁从里面拿出一本《哨兵向导匹配数据及反应参考》翻了起来。

    
       “不会真的是百分百匹配吧......”


(毫无逻辑可言,公孙大嫂同校学弟学姐设定,小红强势上线,另外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了,好想把大纲发出来就当写完了啊然而并没有大纲。)

       

评论(14)

热度(121)

  1. 青灯玄影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隱於黑夜,消逝於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