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考研女孩离线追星,我玩儿一阵子就回来...

ID叶回/二圈

鼠猫日常.17.

开封府,某只不请自来的老鼠翘着二郎腿,边喝茶边等展昭回来。

院儿里的桃花被风吹落两层,院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着红衣戴官帽、挺拔俊秀的小伙子,他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头顶上战战巍巍蹦出两只黑色的小耳朵。

白玉堂惊得一口茶喷出来:“咳咳!”相识这么多年,这猫终于在眼前现了原形!他美滋滋在心里想待会抓着他变个尾巴摸摸,看他还威不威风。

谁知展昭刚踏进门槛,头顶上又伸出两只猫爪子,接着多了个猫头,一只小黑猫爬到他头顶上,瞪着双圆溜溜的眼睛又好奇又害怕地瞧白玉堂。展昭头轻轻一摆,小黑猫就顺着滑了下来,前爪抓着他肩膀,官服都快给抓拉丝了,后腿在空中灵活蹬了两下,窜到肩膀上趴好。

展昭把猫薅下来抱在怀里,见白玉堂满脸写着失望,疑惑道:“怎么了?”

白玉堂眼神在展昭和小黑猫身上来回转了两圈:“你生的?长进了啊,几天不见娃都这么大了。”

展昭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厨房闹耗子,让我从市集抱只猫回来,你倒好,耗子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看也不用小黑去捉了,让你这个大耗子和小耗子手足相残去。”说完把猫放到白玉堂怀里,倒了杯茶坐在另一张凳子上自顾自喝了起来。

“臭猫!”白玉堂撇嘴,“牙尖嘴利的三脚猫,耗子都不会捉,要你何用?”

“小耗子不会。”展昭弯着眼睛道,“大耗子尚可。”

“您可真有能耐!”白玉堂操着瓦子里说书先生的口气,“只见大猫迎小猫,是大门悬灯,二门挂彩,红毡铺地,两廊动乐。又见大鼠领小鼠,短兵相接,是刀光剑影,阵阵哀嚎,鼠将猫打得落花流水,真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啊。”

展昭一个没绷住笑了,摇了摇头道:“就你话多。”

小黑从白玉堂怀里探头出来符合:“喵!”

评论(1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