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考研女孩离线追星,我玩儿一阵子就回来...

ID叶回/二圈

一个很久前就喜欢的词作,傅白,现在叫施无穷。
她的词总是理所当然丧得洋洋自得,让我自动觉得文字在我手里是垃圾在她手里是珠玉,是我很少见到的那种既有句又有篇的词作,随心所欲怡然自得变换韵脚,逗你玩一样;她笔下的女孩子都像疾风卷仞草,凛冽骄傲,还嘴硬。

《捞魂师》听完我四肢发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最后祝福你潦倒,三千年不遇伯乐,祖茔茅草疯长 。”

《两人两事》则是我早藏好一窖酒,只等泼你坟头寒土,又想藕断丝连又想心如死灰,却仍是风花雪月两不相关,“我也备得欢来酒趣往诗桌下藏锋都卷刃,愈是思慕渴,愈是盼永痴磨,刀刀锯成踏遍青山情人老过我 。”

《三季寒与不冻水》“纵酒论江湖我爱听一切可说不可唱,乍暖还寒毒时候最逮小人嚣张 。”

《你有没有见过他》“你有没有见过病毒一般的他借眼神传播,他有没有向你说天生痴人是勤奋不可得。”

《遗忘之所·无题》“如此说世貌无旧,岁月情重感怀皆成就,饶是我,玲珑霹雳塑骨,也至此简陋。”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