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ID叶回/二圈

【翔周】直男的另一半也必须是直男(上)

我为冷圈交作业

没什么内容的流水账,而且并没有没写完

我爱爬墙,爬墙使我快乐。

(虽然迟到了但是小周生日快乐)

-------------------------------------------------------------------


孙翔一进门就把正给狗狗换垫子的店长小姑娘吓了一跳。

 

“诶哟老板你这是跟谁打架啦?”小姑娘看他嘴角一点淤青,一惊一乍地问。

 

“没事,就见义勇为。”孙翔摇头,坐到前台翻了个医用口罩出来戴上。

 

小姑娘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给狗换垫子去了,周一上午兼职的那俩学生都有课,美容师请了假,医生去检疫站了,店里就她和另一个饲养员在忙活,现在又多了个三五不时来瞅一眼的老板。

 

她来应聘时这还是家新店,老板年纪和她差不多大,一副不学无术的纨绔样子,看上去脾气还很不好,一头黄毛,耳朵上带了圈耳钉跟串串香似的,心血来潮开宠物店自己又不想管,也不像是个爱护动物的。店开张时那阵子好长时间都在亏本,这人看了财务表却浑不在意,还说钱不够再找他要,她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他们老板是干嘛的,一直把他当个啃老的富二代。

 

富二代和人打架,还挂了点彩,理由居然是见义勇为,说实话她觉得这四个字儿和他们老板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你要说他看谁不爽了揍人倒是还可信些。

 

“人手够吗?不够再招点?”孙翔手贱,隔着口罩碰了碰嘴角,疼得嘶一声。

 

“那倒不用,反正事也不多。”店长小姑娘见孙翔似乎想搭把手,把他给挡回去了,孙翔也就心安理得继续四仰八叉坐椅子上。

 

 

严格意义上讲他昨晚上也不能算是打架,孙翔手里捻着一枚黑色耳钉,椅子腿儿翘起来一晃一晃。

 

从工作室画完设计稿出来天已经黑了不少,手机早不知道什么时候电量告罄,他赶着回去看比赛直播,车又送去修保险杠了,就打了个车回去。他住的小区那边路面翻修只能走单行道,司机要掉头得再开个一公里,就跟孙翔商量着在前一个红绿灯那儿停,他过了马路再穿个巷子就到了,也就多走两步的事儿。

 

下了车刚好红灯,这边路上没什么车,他倒也没想着闯红灯,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等信号灯变绿了才过去。十月末的晚上天还有些冷,为了酷常年不拉衣服拉链,他脖子加上胸前一小块儿皮肤暴露在空气里冻出了一层疙瘩,想着待会在小区门口烧烤店里买点东西回去再洗个热水澡,边吃边看直播,岂不是美滋滋。

 

过了绿化带穿个巷子就到了,还没迈进去,突然巷子里一声尖叫,孙翔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一愣,紧接着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提着裤子直接跨过了绿化带,在地上摔了一跤也没管,爬起来一瘸一拐继续跑好像还崴了脚。没等他回过味来,巷子里就又窜出来一个人,没刹住车撞了他一个趔趄,急匆匆丢下一句“对不起”就往先前那个人的方向追。巷子里路灯不知道被哪个熊孩子用弹弓打坏了,只能看得清外边街上路灯照亮的一小块儿,里面抽抽噎噎走出来一个姑娘,孙翔几乎是一瞬间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转头狂奔了一百多米追上撞了他的那个人,扯着他后领子一把就掼到了地上。

 

没想到这人还挺灵活,一后肘子直接砸在他脸上,孙翔当时就冒了火,猛一把掐着他肩膀将人翻过来,接着一拳砸在他肚子上,打完了才发现这人长得还真不错,孙翔顿时想不通了,你说你既然长了这么张女爱男妒的脸,干嘛还要做那种龌龊事?

 

这人皱着眉咳了好几声,抓着他拳头想把他掀下去,孙翔以为他还要反抗,要去抓他衣领,他头一偏孙翔没抓住,倒把这人耳钉给扯了下来。这一硬扯直接把这人耳朵给扯出血,他抽了口凉气到底成功把孙翔掀了下去,瞪着眼睛说:“你搞错了。”

 

“啊?”孙翔懵逼。        

 

那人没理他,见之前那个崴脚的已经一瘸一拐快转到街角了,又追了上去,孙翔恍然大悟自己打错人了,把还在手中攥着的耳钉揣兜里,爬起来也跑过去。他转过街角的时候那个帅哥刚好把前面那人一脚踹翻在地,又被拎着摔在墙上直接照着脸揍。

 

孙翔简直以为这是在拿他泄刚刚莫名其妙被打之愤。

 

走上前他才看清这人之前一路跑是在穿裤子,不过只来得及拉上拉链,裤子挂在胯上露着有些发福的小腹。

 

这人居然挂的空档。

 

孙翔有些犯恶心,走过去踢了他一脚,想着要不干脆把他老二踢残算了。

 

站在旁边的帅哥一路跑刚刚又把人揍了一顿,气儿还有些喘不匀,皱着眉冷冷盯着地上蜷成一团的人。

 

“兄弟,刚才对不住。”孙翔朝他抱歉扯了扯嘴角,“没事儿吧?”

 

“嗯。”帅哥面无表情摇了摇头。

 

见他没再说别的话的意思,孙翔有些不满,心想我都道歉了你还摆什么谱,先前你还往我脸上砸了一下也不知道肿没肿。不过他也没发作,论起来他还真不占理,毕竟是他先误会的,不由分说给了人一拳,还把他耳朵给扯出血了。

 

孙翔啧了一声,看样子这人也没想后续怎么处理,朝他伸手道:“借我用一下手机。”

 

对方倒也没提出什么疑问,直接掏出来放到他手上。

 

孙翔拨了前三个数字后面的死活想不起来,干脆删了拨了个短号码过去,那边很快就接起来。

 

“我孙翔,把电话给你们头儿。”孙翔言简意赅道。

 

那边唐昊接了电话不解道:“找我有事?怎么不直接打我手机?”

 

“我的没电了,借的别人的。”孙翔又踢了地上哼哼的人一脚,“给你抓了个人,就在我小区前面那条街往西几百米的路口,你叫几个人把他押回去。”

 

“犯什么事儿了……”孙翔看了旁边站的人一眼,这人也回望他,还是没说话,孙翔撇嘴,“露阴癖?强*奸未遂?我也不清楚,总之速度点,别的进局子再问呗。”

 

“我没打他,不是我打的!”孙翔又补充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还给人家,对方默不作声收回去放口袋里。

 

这么干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孙翔咳了一声道:“你叫什么?”

 

“周泽楷。”这人似乎不太想交流,孙翔猜他原本打算揍完人就走,这会儿却要被拉着等警察叔叔过来,心里莫名还有些爽快。

 

行啊,那就多交流交流呗。

 

“哦,我叫——”孙翔还没开口,就被截住了话头。

 

“我知道。”周泽楷打断他,“你刚刚在电话里说了。”

 

孙翔被噎了一下也没生气,又问:“怎么写?”

 

周泽楷愣了:“啊?”

 

“哪个泽?哪个楷?”他这完全算是没话找话讲了。

 

似乎没人这么问过他,周泽楷思考了一下回答:“三点水的泽,楷书的楷。”

 

然后两个人就又不说话了。俩气场不怎么搭的直男凑到一起尬聊简直是车祸现场,况且还有一方不爱说话,孙翔觉得刚刚问问题的自己莫不是脑子进了水,这口开得简直不如不开。

 

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人来打破尴尬。

 

被两人快忘到脑后的那姑娘才挪过来,哭倒是没哭了,红着眼睛小声跟他俩道谢。

 

“不用。”周泽楷有些局促,孙翔乐了,先前不是还能日天日地,现在这是现原形了?

 

明白过来这人只是不善交流并不是摆谱之后孙翔心情稍微好了点,跟那姑娘说:“没事儿,你下回注意点,姑娘家家大晚上别往外跑。”

 

小姑娘点点头,扯了扯裙子。现在的小女生一个比一个不怕冷,秋天了还露着两条腿,生怕冻不着似的。

 

孙翔见她瑟缩着,叹了口气直接脱了外套盖她身上:“你先顶一下,待会警察就来了。”

 

“警察?”小姑娘有些慌,“那、会不会要我跟他们回去做笔录啊?”

 

“做什么笔录?明天上不上课了?”孙翔瞪她,“你家在哪,待会一并送你回去。”

 

“就在后面那个小区。”小姑娘往孙翔家的方向指了指。

 

“那还挺近的。”孙翔从裤子口袋里掏了包烟,抽出来一根又放了回去,“你大晚上不回去在外面晃荡什么?”

 

“我、我联考没考好……”小姑娘还有些不好意思。

 

孙翔问:“考多差啊,家都不敢回。”

 

小姑娘头都不敢抬:“没进年级前三十……”

 

“你这……敢情这么个差法啊。”孙翔无言以对,“那你后面那群人岂不是得找根歪脖子树上吊。”

 

小姑娘噗嗤一声笑了。

 

孙翔耸肩,朝周泽楷瞥了一眼,见他只穿着件衬衫,扣子还崩掉了一颗,露着锁骨,耳朵的血干了黏在耳垂上,颇有些惨。孙翔过意不去,胳膊肘戳了戳他:“你冷不冷?”

 

周泽楷摇头:“不冷。”

 

孙翔碰了碰他手背,一片冰凉:“哟,还真暖和。”

 

周泽楷无奈看他:“你又没有第二件外套。”

 

孙翔愣了,旁边小姑娘已经笑出了声,他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人意思明显是他在问些废话,想想也是,再冷他也变不出件衣服来。

 

“要不……”孙翔朝地上的人一抬下巴,“你把他扒了凑合凑合。”

 

周泽楷:“.…..”

 

得,又不出声了。

-TBC-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