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骑马圈了个圈

考研女孩离线追星,我玩儿一阵子就回来...

ID叶回/二圈

【鼠猫】真情实感地追星都是要遭报应的.(一)

大家好我又来说(hei)相(wu)声(ye)了,码了小三千想去睡,明天赶完作业接着。

-----------------------------------------------------------------

“由《四季图》改编,吊儿郎当的富家公子和冷若冰霜的刑警队长,因为一幅古画两人阴差阳错走到一起携手探案,由此牵扯出一个巨大的阴谋……”

 

丁月华用感人至深的语调朗诵到一半就被白玉堂给不耐烦地打断了:“打住打住,什么鬼东西,不接。”

 

“那是他们文案写的不好,你看看原作,真的很有意思,不是那种没内涵没深度的网络小说。”丁月华并不死心。

 

“不接,一看就是要卖腐,有些人成天不想着好好拍戏,一心靠这种手段博取收视率。”白玉堂接住她抛过来的小说翻开,扉页的作者照片赫然是个男的,白玉堂一言难尽。

 

“你误会了,我们不卖腐,我们走正常程序,正儿八经谈恋爱,四十八集全包干。”丁月华扯他袖子,“接吧接吧,超想看你演这个,你说说你都多久没拍过电视剧了。”

 

“???”白玉堂更加不能理解,难道他长得很像基佬吗,“不接不接,不会演基佬。”

 

“说好的勇于尝试?演技与颜值并存?区区一个基佬你都不敢尝试吗?”丁月华活像看家里自作主张的青春期瞎折腾儿子,“你不是当初颁奖典礼上的那个谦虚影帝白了。”

 

“.…..我先看看小说。”白玉堂翻开书,随口问她,“你想看我演什么?富家公子?”

 

“不。”丁月华两眼放光,“刑警队长。”

 

开头挺俗的,主角俩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里,就是那种酒吧,富家公子看着吊儿郎当其实对象都没搞过,朋友以为他是个给还商量着给他找伴,他不明就里但是死要面子不想让人知道自个儿不常来这种地方,就强装游刃有余,结果好死不死挑到了那天去执行任务的假基佬刑警队长,看得白玉堂浑身不得劲,场面给里给气。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当天晚上死了个人,由此牵扯出了四季图,后面的故事就偏都市灵异向了。

 

看了几十章后白玉堂给丁月华发了条微信:“姑且算一本有内涵有深度的网络小说吧。”

 

丁月华:“那你接不接?放心吧我是个正经编剧,没给你写床戏。”

 

白玉堂:“不接。”

 

丁月华:“为什么啊?你就两部电视剧还都是正剧,电影全是悲情向,演个灵异还不失幽默的都市剧就当放松放松不行吗?”

 

白玉堂:“没兴趣。”

 

丁月华:“你怎么比孔明先生还难伺候呢,我这都几顾茅庐了你数数?”

 

丁月华:“你姥姥前两天还跟我说好久没在电视上看见他孙子了。”

 

丁月华:“你当了影帝就膨胀了,就看不起这种剧了。”

 

丁月华一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白玉堂”还没发出去,他就回了一句“行了你别说了,我接。”

 

丁月华欢呼一声。

 

白玉堂:“对了,另一个人谁演?”

 

丁月华:“还没定。”

 

白玉堂把脑子里适合角色的男演员过了一遍,做了半天思想斗争,还是不觉得自己能亲的下去,忙翻剧本看有没有写吻戏。

 

丁月华又一条消息过来:“赵导说想请展昭。”

 

展昭?白玉堂摇头:“他可以说是最不符合这个角色的人选。”

 

丁月华:“我也这么想的啊,而且人家还不一定接。”

 

白玉堂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我接他不接,不是显得我很low,典型的逻辑被狗吃了:“要我说这俩角色都让我演,什么都能驾驭。”

 

他打开微博搜展昭的剧照和作品,要么温润如玉要么正气凛然,反正都是正面角色,很难想象他那张脸来演一个富二代逗比,翻了两页停在一张图上,是好几年前的剧照,右下角水印厚得跟祖传似的,他古装长衫面貌清俊,一双眼睛沉静得似乎让身旁的时间都缓慢了,白玉堂嫌弃地忽略了发微博的小姑娘一串“prprpr”,鬼使神差把图存进了手机里,马上又觉得自己这种举动是不是有点太给了,搞得好像是展昭的粉一样,又点进相册删除,接着翻其他的照片,一路下来没留神存了更多张。

 

熬夜看了一半已经过了困的点,他躺床上一张张翻今天存的图,一边品评眼睛太大了没自己的好看,鼻子也就一般般高吧,皮肤好是好但没自个儿的白,一番单方面评头论足之后全给批量删除了。他又点进展昭的微博,荒芜得草长了得二尺来高,只有转的几条剧和电影相关,最近发的一条是一个月以前,下面评论一排的“今天我老公发微博了吗?没有。”

 

做展昭的粉真惨。

 

其实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不过频率起码比展昭高一点,大多是助理白福小伙子帮他发的,全是他拍,以前访谈主持人还问过为什么不发自拍,结果他回了一句“自拍是不是感觉有点娘”,一众明星无辜躺枪,弹幕刷得飞起,“666wuli白爷爷”,“求您娘一点好吗其实我们需要自拍”,“我,你的粉,发自拍,不发脱粉”,“不不不就算自拍您还是最man的”等等。

 

他点开相机拍了张天花板顶灯,发了条微博“熬夜看小说”,一堆评论马上涌过来。

 

“按拍照手法角度以及随意程度,不是助理小哥发的,你们可以放心叫老公了。”

 

“求推荐小说名啊啊啊啊啊!”

 

“OK同款顶灯get,搜了一下,买不起[微笑]。”

 

……

 

他把手机往床头一放,盖好被子想要是展昭的话,有吻戏好像也行,仿佛之前拒绝演基佬的人不是他一样。

 

 

 

 

公孙策拿着一堆剧本扔到展昭面前:“快,挑一本。”

 

展昭拿起来翻了翻:“电视剧?”

 

“老拍电影,该接部电视剧了。”公孙策坐到沙发上,“我挑了几本有意思的。”

 

展昭翻了一会拿出一本说:“这个吧。”

 

公孙策接过一看,表情一言难尽:“.…..你真的要接这个?”

 

“觉得挺有意思的。”展昭笑了笑,“给我的角色也有趣,我还没尝试过这种类型,想挑战一下。”

 

“你想好了?想好了我去回复。”公孙策拿出手机,又强调了一句,“我可先告诉你,另一个主角是白玉堂。”

 

“等等。”展昭叫住他,“白玉堂?”

 

他有些尴尬,白玉堂出道早红的也早,展昭不是科班出身,之前是学金融的,说起来他还算是粉过白玉堂。那天学校突然停电,大家都很无聊,正好公孙策电脑电是满的,四个人挤在一起看电影,随便找了一部国产武侠片,然而并不好看,主角演技浮夸剧情介绍不明,唯一出彩的就是里面的反派男二,最后死在长了张马脸的主角剑下。电影评分不高,除了动作帅气特效做得还行以外基本上没什么可取之处,故事性也不强,不说烂片但批评的人也不少,可白玉堂倒是红了。

 

电一直没来,大家没盖被子光着上身躺在各自的床上,也没什么兴致说话,展昭睁着眼睛想了半天是不是早就看过他的作品,拿出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把亮度调到最低搜白玉堂,在犄角旮旯里看到几个不显眼的小字:处女作《画影》,他这才想起来高三毕业那天同学们出去聚会,聚餐之后男生们嚷嚷着去网吧通宵,他被硬拉着去了,陪他们开了几局之后受不了烟味儿就跑前台透透气,正好前台刚打开一部片子,问他要不要看,他就干脆跟着一块看了。那是业内著名导演韩彰的处女作,当时他才导演刚起步,光有钱没资源,也请不着大牌演员,干脆找了自己表演系的弟弟来演主角,也没指望着能有影厅接,没等过审就送到国外参展去了,结果误打误撞提名了圣丹斯电影节的全球电影奖,这种没过审就参展的影片国内不让播,亏那小前台还能找着资源。展昭对那个主角印象深刻,尤其影片中他将一把银刀架在肩上,站在船头,四周波浪翻涌,他跟踢蹴鞠似的用鞋面把酒坛子抛起又稳稳接住,最后刀一甩背到身后,空出一只手捞过酒坛就往嘴里灌,完了袖子一抹,笑得肆意又狂妄。

 

那是他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江湖少年气,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里各种各样的句子齐齐涌进脑海,都没有这样震撼人心。

 

 

后来他稀里糊涂成了圈内人,他们公司大老板属于钱多不管事型,公孙策原本是管财务的,他家里和大老板有关系,干脆打了招呼跑过去当展昭的经纪人,没想到这行累起来和管钱不相上下。其实展昭挺有天分,也有灵气,谦逊不冲动,突然转行可以说是他这辈子干过最冲动的一件事了。他那时把白玉堂的早期作品都存在电脑里,公孙策有天借用偶然看到,以为他粉白玉堂,搞不明白那人到底哪儿戳了展昭的点,他也说不出来,可能是第一印象使然,也可能是那种和自己截然不同的特质。展昭曾经看过白玉堂的粉这么形容:

 

他就像一坛烈酒,骤然下肚只觉呛人,烧得喉管都疼,须得一口一口慢慢品味,方能觉出好来。

女孩子追起星来真是肉麻得吓人。

 

这些年过去,也不知道当初的少年气还在不在。

 

 

 

开机仪式那天展昭到的比较早,演员休息室里就只有他和公孙策,展昭拿着剧本,有一搭没一搭和公孙策聊天。

 

“对了你现在还粉不粉白玉堂啊?”公孙策突然问道。

 

展昭无奈:“你什么时候能放过这件事。”

 

公孙策:“这有什么好尴尬的,谁年轻时没追过星啊。”

 

展昭没说话:我不是,我没有。

 

公孙策笑了笑:“待会顺便找他要个签名?也算是不留遗憾了。”

 

展昭哭笑不得:“算了吧。”

 

外面白玉堂站在演员休息室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万一待会展昭真的要签名怎么办?他是给还是不给啊?这房间隔音效果是不是太差了点……

 

-TBC-

评论(62)

热度(242)